当前位置:主页 > 经济贸易 >五岳散人:年少轻狂音乐梦 >

五岳散人:年少轻狂音乐梦

来源
2019-09-27 阅读:124

【7月5日讯】标题是我胡乱起的,因爲从来就没认识过五线谱,简谱现在也忘的差不多了。去年的生日,老婆问我想要个什麽生日礼物,我随口说想要个吉他。老婆居然当真给买了一把,回来发现连怎麽定音準调弦都不会了,大横指压在品位上,声音就成了弹棉花。现在这琴放在书架的最顶层,估计早晚是放烂了的东西。

  但音乐这东西原来确实弄过一段时间,正经学过吉他。老实说,当年学这东西目的颇不良,主要目的是骗小姑娘。本来我有两个选择:拉二胡与弹吉他。之所以没选择二胡,是觉得那东西碰上个不懂的MM,容易被认爲是某戏班的琴师候选,而且二胡再怎麽着也没有一边拉一边唱的,浪漫的效果就少了好多。

  虽然最后把媳妇骗到手不是靠我那两把刀的吉他手艺,但当年凭这东西也还算风光过。年少的时候总是比较轻狂(现在好象也差不多),曾有一次放出狂言:给我把吉他,国歌我都能让它成摇滚。这话倒不是胡说,当年唐朝乐队把《国、际、歌》都改成摇滚的版本了,国歌改编也不会有太多的难度。

  我们当时有个乐队,一帮愣头青的小子就开始琢磨怎麽改。当时的国歌已经是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这个版本了,我们这些人唱了一遍以后就觉得不对,这事不用干了。倒不是说没这两下子,而是根本就不用改。本身就是进行曲的调子,裏面不是“最危险的时候”,就是“发出最后的吼声”,要不就是“不愿做奴隶的人们”。按照我们对于摇滚的理解,这根本就是爲摇滚写的歌词,配器稍微变一下就可以是最好的摇滚作品。

  好象是因爲考试的原因,后来这事就不了了之,大家的注意力很快就回到用齐秦泡MM的正路上了。只是在某些场合合唱国歌的时候,不自觉的在心裏给它改编一下。唱的多了,基本上处于麻木的状态,就是嘴上确实是在发音,也合辙压韵的随着旋律,但到底唱的是什麽则不是很知道。这状态比较象报纸的校对,满篇的文字都认识,就是不知道文章写的是什麽意思——文章是什麽意思不归校对操心。

  后来唱国歌的机会少了,这是因爲我毕业了,后来又从国营单位辞职。奇怪的是,唱的少了,倒有机会琢磨一下这歌到底是什麽意思。但我要承认的是,越琢磨越不明白了。

  比如这句我印象最深刻的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,就是最让我不明白的一句歌词。按照我们这裏的说法,一直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,不断胜利的结果,居然是到了“最危险的时候”,这胜利是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胜利,我看很值得怀疑。

  有达人告诉我,这最危险的时候在目前的指向,是指大的国际环境。换句话说,就是“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”,我觉得这解释倒有那麽点道理。不过,一个作爲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的国家,总让人逼到最危险的境地上,怎麽也觉得有点滑稽——毕竟不是伊拉克嘛。

  还有另外一句我也不是很明白: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、前进、前进进。怎麽说呢?就是觉得这世界上敌人总是有的,可是在国歌裏这麽唱不好,毕竟我们是5000年的文明古国,整天想着打仗不是好事。国歌这东西是代表国家的,欢迎老外的时候经常要来上这麽一段。老外光听曲子也就罢了,要是碰上一个较真的非要拿歌词瞧瞧,可能就会有听见“豺狼来了有猎枪”的感觉。问题是人家那歌词毕竟前面一句是“朋友来了有好酒”,总能给访问的老外点安慰。

  一般来说,国歌总是要求个吉祥什麽的,或者暴喷一气自己国家的优点,把自己国家弄得跟四面楚歌似的的国歌,在下孤陋寡闻的很,只知道这麽一家。有时候,某些爱国人士很愤慨的批判我,说我这人不是个爱国份子,总是在唱衰祖国。其实这事我一直觉得很冤枉,国歌都唱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,我也是受这教育长大的,这不也是没办法嘛。

──转自《关天茶舍》

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